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德化作文网(www.dhzw.net)从2006年开始为作文提供动力!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作文素材大全 > 作文素材 > 正文

最新人物作文素材:港珠澳大桥总工程师林鸣:在“唯一”中创造出

时间:2018-10-24 22:19 来源:未知 作者:梁涵 阅读:

初见林鸣,是在沉管E30的安装船上——一米八的瘦高个儿站在工人当中,不时爽朗地大笑,与工作中的“一丝不苟”形成反差。

采访当天,林鸣从会议室急匆匆出来,还没来得及坐定,便讲起最近的情绪,“比任何时候都焦虑,脾气大得很,总骂人”。焦虑来源于即将到来的最终接头安装,这是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最关键的环节,关系着整个沉管隧道的成败。再过几天,这场“关键之战”就将正式到来。

林鸣是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工程师,从2005年开始接触港珠澳大桥工程,像这样的焦虑,他已习以为常。

面对建设港珠澳大桥这样一个世界级难题,在这12年的时间里,林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,“时常感到忐忑,每每如临高考。”他说,“如果要形容这些年我的改变,感觉就像重新上了一次大学。”

 

 

谈突破

造一个“记忆支座” 解决世界难题

“这叫记忆支座,前两天才生产出来,允许你第一个拍张照片。”看到刚刚搬进办公室的“记忆支座”样品,林鸣心情大好。这个小小的部件,彻底解决了困扰他多年的“深埋”问题。

在建筑经典理论中,沉管隧道都是“浅埋”,并没有“深埋”的做法。沉管隧道要“深埋”,就必须解决巨大的海底压力的问题。而既有的刚性和柔性两种方法,都无法解决“深埋”的问题。港珠澳大桥建设采用的“半刚性”做法,给沉管“深埋”提供了一条出路。

几年来,“深埋”遇到的其他问题相继解决,但两节沉管之间的大接头的受力问题,却一直没能真正解决。

对技术问题,林鸣一向非常较真。“许多人都以为,‘深埋’问题已经解决了,其实是成了遗留问题。”直到“记忆支座”的诞生,这个问题才有了转机。

“记忆支座”是林鸣“死磕”来的结果,“把它放在两节沉管之间,大接头的受力问题就解决了。”看出记者的疑惑,林鸣又耐心解释一遍:“原本,两节沉管在受力时会一同沉降,但受力超过600吨时就可能出现断裂。加上‘记忆支座’后,接头就像有了记忆功能,超过允许的受力范围,会用轻微的错位来调整。主动‘让’而不是硬‘抗’”。林鸣说,这种“半刚性”的智慧,得益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刚柔相济。

为了它,林鸣和总设计师刘晓东他们没少费工夫。解决管间大接头受力损坏的问题,首先要找到力和位移的平衡,国外专家提出很多方案,却始终有偏差。

“这是力,这是位移,这条虚线就是让力和位移达到平衡的曲线。”找出这条曲线花了一年多时间,说到得意之作,林鸣拿起笔现场画起来:“我觉得这很酷、很漂亮。”而“记忆支座”就是让这条曲线变成现实的巧妙产品。样品一出来,林鸣就请工作人员搬到办公室留作纪念。在林鸣办公室见到的“记忆支座”是长、宽都不足1米的金属方块,虽然小,但由于制作材料是锌,每个的重量大约有200公斤。

“他们开始还不愿意搬,被我‘强迫’的。”林鸣打趣道。在他看来,这是自己交给岛隧工程这所大学的作业中引以为豪的一个,“记忆支座”的前景将无可限量。日后,林鸣打算将这几个样品赠送给博物馆。

谈管理

尊重是基本原则 工作必须“严苛”

深埋沉管、快速成岛、隧道基础、工厂法预制、外海深槽安装……这一系列的世纪难题在林鸣最初接触港珠澳大桥时是想象不到的。这个桥梁专家、隧道“菜鸟”只能凭着一腔热情,硬着头皮上。“困难是逐步加深的,一眼望不到头。”

1992年,35岁的林鸣开始参与建设他在珠海的第一座桥梁——珠海大桥,而后又相继参与了淇澳大桥和只有两公里的“伶仃洋大桥”项目,港珠澳大桥是第四座。

“项目部旁边的淇澳大桥就是我提出填海填的,当时的海很漂亮,结果被我填成泥滩,那时候不懂环保。”回忆起曾经的粗放式造桥,林鸣有些惭愧地笑了。

除了工程难度,林鸣的另一项挑战是,如何管理数千人的庞大队伍?

“对人的尊重是基本原则。”岛隧工程的员工都知道,林鸣对灰尘控制的要求很严苛,“必须一尘不染”。起初也有许多人质疑“有必要吗”,林鸣打了个形象的比方:“你设想一下,在昏暗的灯光下,灰尘漫天的环境里,跟员工说要建世界一流水平的超级工程,你愿意吗?”

在岛隧工程各个工区,都有这种一尘不染带来与众不同的舒适感。工地、营地、船上、桌椅、洗手间,员工生活和工作的每一处都干净整洁,并且设施齐全、布置讲究。每每问及,员工都会说:“这是林总的要求。”林鸣的“严苛”让他们念念不忘。

作为总工程师,林鸣带领团队突破无数难题,向岛隧工程这所“大学”交出了无数成绩单。而作为总经理,管理也让他得到不一样的锻炼,“更像是我们所有人一起重读了一回大学,这里是我们的大学。”

然而,林鸣对自己却不如对员工那样细致关怀。许多人都知道,他在沉管E8安装时出现了鼻腔大出血,情况十分危险,却在手术后立马又投入安装工作,医生只好跟着上船。现在,林鸣对这事仍然谈笑风生:“医生说鼻腔大出血是因为我话多。”说完,自己忍不住先笑起来,而后又一本正经地解释:“因为鼻腔黏膜的血管很丰富,我不仅话多,还经常拍桌子,嗓门一大就刺激了血管。”

虽然工作忙到停不下来,林鸣还有早上跑步的习惯,“一天不跑就有负罪感”。采访当天,他5点多起床打完电话,然后就开始1个小时的跑步,“这完全不浪费,恰好是绝佳的思考时间,很多灵感都是跑出来的。”

谈期待

盼牛头岛延续使命 望珠海成湾区明珠

桂山牛头岛原是荒无人烟的无人岛,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将这里选作沉管预制生产地,这个废弃的荒岛也成为了制造33节巨型沉管的超级工厂。林鸣感慨万千,“起初有6个方案,还没想出坞内存放这个妙招之前,一度想选择地处珠江口内部的南沙,为的是节省几亿元的抗台风成本。”

采访中,林鸣多次提到工程建设的全社会成本。他认为,工厂十几个亿的花费,都是国家资产,即使项目完工了,也应该继续为国家建设发挥作用。尤其是这个了不起的存放沉管的坞。

“如果深中通道再用一次,这个坞就非常值得了,人生不虚此行。”林鸣说,沉管建设第一个就要考虑坞的问题,应尽量将港珠澳大桥、虎门二桥的建设资源整合到深中通道的建设中,“资源的投入都是全社会成本,需要可持续发展。”

面对外界对于港珠澳大桥通车量的质疑,林鸣有不同看法:“这种战略性的通道,不能简单用收益来评判,一定要用社会战略的价值去评估。港珠澳大桥将改变珠江口的社会经济发展格局。”

作为一名在珠海生活多年的北京人,林鸣对珠海和珠江口的城市发展很有研究。他认为,目前社会对珠江口的建设和发展,已经有了比十几年前更为成熟的认识,大桥建设正是时候,“东岸的土地已经不多了,珠海还有空间。17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,如果只用三分之一做建设,这个城市还是很美,未来的珠海会成为大湾区的明珠。”

■难忘经历

三征伶仃洋全队集体抹眼泪

“不知道到底有没有‘狼’,万一‘狼’没来,沉管回撤意味着工程要损失工期,付出巨大的代价。”沉管安装是岛隧工程波折最多的环节,每一节沉管都有故事,而让林鸣毕生难忘的则是E15沉管。

2014年底,E15沉管第一次安装,据林鸣描述,当时前方已发现了异常回淤迹象,但无法确定回淤面积。潜水员只能管中窥豹——看到8000多平方米中的几十平方米。

很多人希望尝试一下,但林鸣知道,如果回淤严重,安装失败,后果将是毁灭性的。

林鸣遇到了一生中最困难的选择,下令回撤还是继续安装?

进,是不可预测的风险;退,是人力、工期、成本的巨大损失。身陷困局的林鸣左右为难。允许他思考的时间不多,一番思想斗争之后,林鸣下达了回撤指令。

春节后的2015年初,E15沉管迎来了第二次安装。经过一整个春节的守候,所有施工人员斗志昂扬、满腔热情。然而,浩浩荡荡的队伍行进不到一半,前方再次传来回淤消息。这一次没有选择,回淤严重,必须回撤。

总指挥官林鸣很清楚,安装必须再次延期。然而就连他,也无法从感情上接受这一事实。在工人们眼中,林鸣仍旧平静淡定,他用戏里的唱词淡定地指挥“再探再报”。而此刻,林鸣的心里承受着巨大的拷问:“怎么向社会交代?同样的问题还有多少?”

“回撤。”这一次,林鸣平静而果断地下令。安装团队再次陷入沉重打击,这支坚毅的队伍集体抹起了眼泪,林鸣心中百般滋味。

经过半年多的苦战,建设队伍“三征伶仃洋”,沉管E15的安装才得以完成。

 

然而,故事到这里还没结束,恰恰是刚刚开始。三次安装的重挫之后,林鸣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:“能不能有一套装备把淤泥清走,把石头留下,彻底解决回淤问题?”经过几个月的深思熟虑后,他正式提出,要开发一套清淤系统。

这支队伍总有一种将坏事变成好事的精神和力量。10个多月后,曾经不敢想象的清淤系统正式诞生,回淤问题有望真正得到解决。

凑巧的是,清淤系统刚刚诞生,就赶上了沉管E22的安装,这一次面临着比E15更严重的大面积回淤。当时检测到的淤泥面积有2000多平方米、20多公分厚,想起E15的半年苦战,建设者们心中仍旧充满忐忑。

如今说起沉管E22,林鸣心中无比畅快:“靠着清淤系统,这一次安装,只用了4天。”

这一回,大敌当前,他们不再被动撤退,而是抓住严重回淤的现象,研究出了回淤机理,“从此以后,我们可以计算出回淤强度,能够自主掌控工程进度了。”

这套回淤机理很快又用在了最复杂的沉管E33的安装上。林鸣介绍,沉管E33之所以复杂,是因为它集合了曲线沉管、岛隧相连、严重回淤等多个因素,工程队伍是采用“风险导向”完成了所有工作,这节沉管的准备工作花了一年多时间。

利用研究得出的回淤机理,林鸣团队通过计算,将沉管E33的回淤情况进行量化,又创造性地设置了一块“防污帘”,把回淤强度降低了一半,沉管E33得以顺利安装。

“这是一个连环套的科学故事,成果一大堆。”林鸣再次爽朗地笑起来,“这就是科学家精神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